首页个人债务追讨企业债务追讨企业咨信调查民间借贷案例讨债技巧讨债流程业务范围收费标准联系我们  

讨债公司调查实录

2013-02-13 23:30:18 来源:成都律师追债讨债网 浏览:2996

        对讨债公司的规范性文件,最早见于1993年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关于停止办理公、检、法、司所属的机关申办的“讨债公司”登记注册问题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立即停止为公、检、法、司机关申办的“讨债公司”及类似企业登记注册;对已经登记注册的,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通知其立即停止“讨债”业务。

  1995年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和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又联合发文禁止各种以讨债为名义的企业进行工商注册。

  5年后,国务院三部门又一次明令取缔各类追债公司,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任何形式的讨债公司。2002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了商标分类注册范围,“侦探公司”“私人保镖”等新兴服务行业纷纷出现在新颁布的“商品和服务商标注册区分表”中,但讨债公司仍在禁止之列。

  开红旗拉警笛 讨债是门“艺术”

  目前在报纸上刊登公开广告的这些讨债公司,实际上都是在违法经营讨债业务,这些打着专业讨债旗号的公司,往往都是在工商部门正式注册的商务调查公司或咨询中心。

  “很多讨债公司其实就是痞子开的,你看一个个的都是不务正业的混混,那些欠钱的人,就怕这个。”某讨债公司负责人李哥如此评价自己从事的行业。在这些专门从事要债的人看来,债务清偿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几个光头青面、满胸文身的肌肉大汉,就可以撑起一个讨债公司。

  开红旗轿车,拉起警笛,这些听起来似乎天方夜谭的情形,却的确是某些专业讨债者所喜欢的。他们不喜欢太差的车,一般都比较中意像红旗、奥迪这样的公务用车,气派有型,很多时候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讨债有时候真的很简单,他们已经渐渐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套路。比如说什么话、干什么事、摆什么架势,都经过若干次的实战测试,总结出了经验和方法。

  “我们从来不直接说我们是讨债公司的,我们都说是债权人的几个东北表哥。”在一家商务调查公司从事讨债工作的陈哥说,“但其实对方也很明白地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几句话一个回合,如果碰到还比较“硬”的欠债人,那么第二套台词就会搬出来: “也不跟你多废话了,我们是干什么的,不说你也知道。有钱没有,有就赶紧还了得了。”

  只要对方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很多人一下子领悟到,所谓的讨债公司,大多数就是涉黑的社会团体。

  威胁和轻微的恐吓,是他们经常采用的逼债方式。所以对于棘手的或债务人踪迹不明的纠纷,讨债公司也都会经过事先缜密的调查,一般不把对方的生活习惯和出行路线摸熟了,不会轻易上门要债。只要上了门,也就是对债务人的底细摸透了,对于他和他的家人的居住地点以及生活习惯,都有所掌握。

  一句“你家住哪里,我们也都知道了。你的命不值钱,但你孩子的命可就值钱了”这样的话,往往就能收到很好的效果。而这些基于人身的恐吓和威胁,却总能迅速起到法律无法实现的作用。

  连骗带抢 收费不止50%

  很多债权人,在迫于无奈找到讨债公司的时候,一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面对讨债公司提出的分成一半的要求,也大多表示接受。毕竟,对于流失在外的无法收回的呆账或死账,能要回一分是一分,也就不计较太多了。

  但实际上,根据记者的调查了解,按照委托人委托收债的合同标的额,真正最后落到委托人手上的,往往只是在30%~40%左右,也就是说,讨债公司从中收取的费用远远不止50%这个本已高昂的抽成,有时候甚至达到70%的比例。这意味着即使你找了讨债公司,钱要回来了,也不一定就会回到你自己手里,很大一部分都被债务公司所篡取。

  “找黑社会,成本低,速度快。”是很多人在通过正常法律途径追债到精疲力竭时所一厢情愿的愿望,却往往忽略了为此付出的代价。

  一般来讲,讨债公司对委托讨债者的收费标准是这样的:有真实有效债务凭证的经济欠款纠纷,10万元以下的收费50%,10万元以上的收费40%或45%不等;数额在上百万、几百万的欠款纠纷,具体收费比例可以双方互相协商确定,但其数额也大多在几十万之多,并且需要前期就提供“兄弟们”活动费用。

  而对于10万元以下的小数额欠款纠纷,讨债公司往往还设立了一定门槛的“起步价”,比如两三万元,少于这个数字的欠款纠纷,要么不接,要么就是提出较高的费用分成。

  即使和讨债公司签订了正式的委托讨债合同(这种合同在法律上往往是无效的),确定了费用分成,但接下来却是无穷无尽的各项花费。

  在出门讨债之前,每个讨债人员一般都会开口提出要香烟两条,打点费用若干,异地讨债有的甚至要求事先安排供其休息的宾馆房间。

  对于讨债公司驾驶的汽车等交通工具,还需要按照高出市场租赁几倍的价格支付租赁费用,这部分原本应当属于讨债公司运营成本的支出,也是由委托人来额外支付的。

  只要开动汽车,哪怕距离只是短短的几公里,他们也会把汽车开到加油站里,给油箱加满。这些汽车的油箱,往往已经事先被人放空,所以需要几百元才能把油加满。同样的,在回程的时候,他们也会要求你把汽车的油箱再一次全部加满。

  除此之外,按照“道上的规矩”,在动身讨债之前,需要喝一顿酒,在把钱要回来之后,还要喝一顿酒。按照消费水平的等级,这两顿酒席的花费,也大概能达到数千元以上。

  所有的费用和开支,以及用于招待、打点的各项消费,实际上都是排除在50%分成比例之外的,均由委托人另外支付。按讨债公司一次出动一辆轿车,4、5个人来计算,讨债一趟的各项费用就高达几千元。

  得不偿失 请佛容易送佛难

  当钱攥在别人手里的时候,它就当然还不属于你。

  在讨债行业,有个隐而不传的行规,那就是客户的钱永远只能先控制在自己手里。即使讨债公司和委托人签订了所谓的“授权委托书”,即使在对方还钱的时候委托人也在场,但当钞票经手的那一刻,专业讨债者们会两三个人用身体把委托人和对方隔离开来。钱,永远都是直接交到他们的手上。不到最后一秒钟,钱绝对不会交还给债权委托人。

  经常有这样的一幕上演:在成功要回欠款之后,债权人热切地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那50%,但专业讨债者们却不慌不忙地吃饭、喝酒、聊天。直到最后残杯冷肴之后,他们掏出几叠整数的钞票,扔到你的面前,你可以数,但却很难要回剩余的零头部分。

  如果一笔债务的数额为65000元,按照50%的分成比例计算,应当交还债权人的数额应当是32500元,但很多时候,那最后的2500元也会被吞了,仅仅只交还30000元。如果债权人多说几句,换来的就是对方冒着酒气的几句威胁:“这钱算给兄弟几个的辛苦费还不行吗?你信不信,把我逼急了,我一分钱也不给你。”

  综合算下来,对于一般数额在数万到十几万之间的民间债务纠纷来说,通过讨债公司追要欠款,自己往往只能获得30%~40%的分成,但却因此永远失去了维护自我全部权益的机会。

  而更多的则是出于对诈骗的担忧。在讨债业,鱼龙混杂,很多债权人往往轻信讨债公司,将一些关键的债权凭证交给他们,而留下很大的隐患。曾有过讨债公司拿着客户的债权凭证,向债务人收取了50%的现金,并携款逃跑的案例。

  风险不大 但碰上就玩完

  与人们所想象的不同,讨债公司这一行业虽然存在一定的风险,但也不是很大。一般讨债公司在接单的时候,也都非常慎重,对于数额巨大、可能牵涉较多环节的债务纠纷,没有一定的社会背景和活动能力的讨债公司是轻易不敢接的。

  很多时候,讨债公司所干的工作,的确是商务调查,类似于侦探的活。寻找、追踪债务人,调查财产状况,进行证据的取证和保全等等。很多民间经济纠纷,其数额往往在几万、十几万左右,几十万的已经相对较少,在和债务人面对面的直接较量中,也大多采取心理上的震慑和生理上的威胁就能取得效果。而一些上百万的经济纠纷,要么只能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要么就是解决起来比较棘手。

  讨债公司员工大龙曾经碰到过一个这样的案子:外地有一家酒店欠了施工承包方200万工程款项,找到大龙的公司要求帮忙追债,双方商议的报酬是30%。大龙带着十几个兄弟一起去了,酒店老板扔下一句“你们现在来,我哪有那么多现金?明天中午来拿钱吧”,就轻飘飘转身走了。

  “我当时看到酒店老板眼睛都没眨一下,心里就不踏实了。这人一定见过江湖血腥气,稳得住。”后来,大龙他们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这家酒店的老板背景很不一般,也算是涉黑人物,第二天就没敢上门收钱。

  “这样的单子,的确很难做,我们不怕单纯的经济纠纷,我们有关系有人,也有好律师。但我们最怕的就是黑碰黑,几百万的款子,我们去要,人家也不可能当场就有那么多现金,但约好时间地点还钱了,有时我们还要考虑去不去,拿了钱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你不知道对方藏了多少人、多少刀。”

   “除了杀人,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帮你解决。”

  当啤酒只剩下杯底那一点点白色泡沫的时候,小白脸(绰号)面带微笑地说。

  这是一个面目俊朗、皮肤白皙的年轻人,眼睛清澈而有神,说话温和但绝不拖泥带水。如果不是夏天,不是他袒露着的上身那一道显眼的长长刀疤,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小伙子。电影《功夫》里的那句经典台词,放在他的身上非常合适:“如果他能好好读书的话,我看他将来不是做医生就是做律师。”

但现在,他却是个混迹于黑道,整天替人追债、复仇的小马仔。住在北京一个破旧不堪的城中村的低矮平房里,喝着两块钱一瓶的普通燕京啤酒,吃着五块钱一盘的盐水花生。

  很难用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小白脸,即使你知道他是一个走上歧路的人,即使他周围的兄弟都是光头、文身的彪形大汉,除非相处够久发现了他身上的匪气,不然很难把他和“黑社会”联系起来。

  很多时候,他会以另一个形象出现在夜晚的北京:穿着整齐、举止有礼,在娱乐场所和一群女孩子混在一起,寻找可以上手的猎物。在合适的时候,把K粉悄悄放进女孩的饮料里,然后安然等待猎物药性发作,自动投怀送抱。

  游离的社会边缘人

  小白脸的成长经历几乎乏善可陈。他今年25岁,出生于东北一个小县城,从小家境不好,但也能维持普通生活水准。父母感情也还算不错,除了偶尔吵吵架之外,也没有太多家庭阴影给小白脸的成长造成扭曲的不良影响。除了学习成绩不好、脾气倔强之外,小白脸也似乎没什么天生带来的戾气。

  自从初一辍学在家之后,小白脸就无所事事了,年纪太小无法工作,又不肯每天安分地呆在家里,无聊之下就四处游荡,出没于玩乐场所。在结识一群同样以“江湖兄弟”互相称呼的哥们以后,他投靠了一位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黑社会老大。在经历过最初的懵懂之后,小白脸身不由己地开始参与打架斗殴和骗抢。

  这样的少年,几乎到处都有。这样的故事,也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20岁的时候,小白脸的老大“栽了”,因为几桩刑事案件进了监狱。在那个小地方,一时间出现了短暂的“管理真空”,几个跃跃欲试的人都在暗中培养势力,准备夺位。在失去老大的那几个月内,小白脸因为一时不知道应该投靠哪个新阵营而备受排挤,更严重的是,他显然已经无法再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生计也似乎成了问题,对他彻底绝望的父母亲,早已停止了对他的抚养;而他,更不愿意再伸手要父母的钱。

  在度过迷茫的几个月后,小白脸跟着一个老乡来到北京。在临走前,曾经在一起混过江湖的兄弟们都为他送行,这个20岁的年轻人在弥漫着酒气和烟味的饭店桌上拍了胸脯,三年之后,腰携“一百方(人民币一百万元)”回来。

  半白半黑的灰色生活

  “十万块钱以下的小账,我们去了,当天就能给要回来。就算对方当时没钱,也能在第二次去讨债时就全部拿回来,登门超过三次的,就是损我们的面子。”

  小白脸目前工作的主要内容,大多是帮人“搞定”那些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解决或无法迅速解决的纠纷或仇恨,并收取高额的费用。通常来说,利用黑社会的威慑力去逼迫对方还钱,还是很有效的。但在必要的时候,他们也会采取过激的行径,出于对利益的疯狂追求,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但小白脸嘴上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混于黑道的人。实际上,从事追债或代人处理纠纷的他们,都不认为自己属于黑社会,即便有些人几乎每个月都能上派出所的备案名单。“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原本就是他们习以为常的生存方式,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彼此吹嘘最多的就是如何玩弄警察的故事。

  这是一个半白半黑的灰色世界,在大多时候,追债是一件“光脚不怕穿鞋”的游戏,的确存在很多法律方面模糊的界定。由于进入门槛较低,收益却往往高达50%以上,所以很多讨债公司和讨债人都吃上了这碗相对还算好吃的饭。“你现在看到的这个私人调查公司,就是我们老大开的,现在我们都叫他总经理。”

  在北京打拼数年的小白脸,似乎也感觉到一丝失望。虽然由于高额的抽成回报,他一个月有时能拿两万多的“工资”,但这和他当初离开东北时拍胸脯留下的“豪言壮语”差的还很远。

  “我现在想挣大钱也不容易了,这已经不是一个拿着刀子就可以发大财的时代,我们的老大现在是两家公司的老板,还开了一个饭店。”

  “在北京,属于东北黑道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原来在北京混天下的东北人大多已经挣了钱,开饭店、开洗浴中心,不在黑道这一行干了。”

  “我比别人晚了几年,机会就少多了。没人帮忙,没人顶你,根本成不了事。”小白脸说。

  很怕把命给搭进去

  25岁的小白脸,似乎正处于一个关键的人生转折期,北京这个光怪陆离大城市的某些阴暗角落,给了他滋生罪恶的土壤。缺乏阳光的生活,从某种角度来说,或许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保持现有生活的原地踏步,另一种就是控制不住地继续下滑。

  在饭桌上、在睡觉前,或者在别的什么时间,小白脸时不时地开口跟别人打探有没有K粉。“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一趟通州,那里有K粉的上线卖家。我们也很担心,哪天他吸了白粉,而不是K粉,那就彻底毁了。”当初带小白脸从东北出来的大龙说。

  因为把主要精力放在女人和K粉的身上,小白脸开销很大,一个月总要花费上万元。而他,似乎已经沉迷于这种追逐快感和放纵的感官享受当中,别人也劝不动。

  除了吸食K粉和追逐肉欲之外,小白脸认为自己还是很清醒的:“我不杀人,绝对不会杀人,玩玩女人正常,但杀人就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虽然小白脸这样说,但实际上,谁也不敢保证未来某天,他会杀人,或是自己被杀。小白脸腹部的那道长长的刀疤,是在一次打架时被对方用砍刀迎面劈到自己身上的,刀尖劈裂了肋骨,刀刃划开腹部,差一点就划断肠子。

  如果不是小白脸看到刀的光影,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那一刀将会直直砍到他的脑袋上。

如果你在一个专业讨债人面前提起“邓白氏”或“欧文氏”(从事收账业务的大型外资企业)的名字,对方表示全然不知的话,请不要过分惊讶。在中国,虽然打开每份都市报纸的分类广告版面,或者登陆知名的网络搜索引擎,都能看到成排的“私人讨债”、“私人侦探”的广告,但这一行业的确还是未经政府许可的灰色行业之一。

  专业讨债公司的浮出水面,首先便是它的逐渐公开化以及主动的对外推广。

随着报纸、杂志等媒体上面刊登的此类广告的日益增多,相关部门也正在努力进行管理和监督,以期望降低它们的公众曝光度。2007年1月,北京市工商局广告处就联合北京市广告监测中心发布专门通知,声称近期有部分媒体刊载了从事“讨债”或“私人侦探”业务的广告,要求禁止再发布此类广告。

  这类广告往往号称能够提供婚外情取证、债务追收、行踪调查、商务取证、清理债务、财产调查等服务。除了一些小规模公司和个人刊登这样的广告以外,也有很多正规的律师事务所同样宣传自己“可以代理客户的未收回账款的追讨工作”。

  此前,讨债公司在中国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宽松”的发展环境,大批挂靠于公、检、法机关的专业讨债公司,因为拥有良好的法律资源和社会关系,都取得了不错的经营效益。从1993年起,国家对讨债公司,一直持禁止和限制的明确态度。

  官方机构重重限制的结果,反而造成了民间自发的、逃脱有效监管的讨债公司的产生和蓬勃发展。像“邓白氏”这样的从事于企业应收账款管理的外资企业无法在国内有效发展,而大量的草根式的讨债皮包公司却得以生存。

  在百度搜索引擎里面输入“讨债”,返回的前几页信息都是这些专业讨债公司购买的推广广告。这个事实起码可以证明,在某些方面,讨债公司并没有得到实际上的严格监管。

  据一位拥有律师资格证书并且亲身参与债务追讨工作的业内人士透露,根据他的初步统计,仅仅在北京,就大约有150~200家左右的专业讨债公司,这些打着“咨询公司”和“调查公司”名号成功取得工商注册的公司,很多其实是在从事专业讨债的业务。如果算上大量的没有注册的讨债公司,这一数字有可能会扩大到数百家,并有几千人在从事这个工作。

  他说:“我从事这个工作不到三年,就大约认识有一百多个同行业的人。虽然讨债公司之间很少联系,大多彼此独立而且互不干涉,但如果你结识了圈内的几个处于高位的有名的领头人物,你会发现,讨债公司在某些方面和黑社会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分很多派系。”

  传统的“讨债公司”被国家明令禁止的主要原因是:承办委托书收账追债、参与诉讼或非诉讼代理,没有法律依据、缺乏法律赋予的权限和行政强制力,有些讨债公司借助威胁、恐吓、哄骗、敲诈等不正当的手段,强行向债务人收取债款,甚至绑架人质,进行暴力危害人身安全等违法犯罪活动,以收取高额报酬。

  但当法律以及法院的执行能力逐渐受到社会质疑的时候,一部分人只能求助于“民间专业讨债”这种私力救济的方式。从一开始,这一行业就以“地下”形式在悄然发展,并且逐渐壮大,并且正处于混乱而无序的局面:既有专业律师在代理企业的应收账款的催收工作,也有名目众多的咨询调查公司在追回呆坏账款,同时还有大量的黑社会背景的人员参与了进来。

  另一方面,我国的《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等多部法律虽然都制定了诚实守信的法律原则,但这些规定尚不足以对社会的各种失信行为形成强有力的规范和约束。我国还没有颁布类似美国《公平债务作业催收法》的法律,除了自然人之间的债务纠纷无法得到有效处理之外,商业账款追收方面的空白,不仅加剧了私生的专业讨债公司的出现,并且也无力依靠这种民间的自发力量来改变什么。


 

 

最近更新
讨回欠款可能性的判断
公司欠条注意问题
债务上限是什么?
债权债务转移引起的诉讼主体变更
债权债务转移的方式及成立要件
债权债务转移的种类
企业拖欠工资怎么处罚?
民间借贷利息要符合“两线三区”
债权保全有什么风险?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规则
替朋友出具的借条该不该偿还?
债务纠纷中,没有借条可以起诉债务人吗?
借条上签字那些事儿,你真的知道吗?
债务纠纷起诉的方法及证据有哪些?
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具体措施都有哪些?

点击排行
追债律师收费标准
个人债务追收
漆红秀律师联系方式
业务范围
企业债务追讨服务
企业资信调查服务
商标维权调查服务
首席律师介绍
讨债公司调查实录
律师合法追债与讨债公司要债之区别(讨债人
讨债律师函:清晰有力的描述事件及后果
成都追债律师团队常用追债方法
成都律师追债团队介绍
律师讨债有何优势?
讨债常用武器:律师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18080022000@qq.com - 在线QQ:18080022000
蜀ICP备06020739号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cdzzw.com.